流草

「——歲月靜好。」

基本上都是原創,不過同時也在努力寫同人。
想寫短篇但長篇居多。產文緩慢,坑坑相連到天邊。

【原創】故事接龍-拂曉時分05

※與 @映海 一起玩的故事接龍。
※兩人沒有討論設定,接棒後完全靠對文意的理解續寫。
※純粹練練文筆,劇情bug請無視。
※一次字數約500~1000字之間。

>

05

時間回到他們自反抗軍中逃脫的那晚。

御榽告訴夜犽,他剛剛給守衛吃了點東西,他偷偷在當中下了藥,約略一、兩個時辰之後會陷入昏睡,而下一輪的守衛是三個時辰後會來換班,所以他們必須在中間短暫的時間裡逃出去。

夜犽只是點頭而沒有說話,御榽注意到他疲憊的神情。

「對不起,沒能先帶食物來給你。」御榽有些歉疚。

三天來夜犽的生活近似於階下囚,雖然飲食無憂,卻只提供了最少量的食物,能量攝取不足,因此夜犽體力變得差了些。

夜犽搖搖頭,嘴邊扯...

【記錄】寫作題材網站

自用,不定期補充。


遠子學姐的三題作文產生器

https://cn.shindanmaker.com/250356

三十題題目紀錄

http://nijipu510.weebly.com/19977213133898838988304463200037636.html

题库

http://titlelist.lofter.com/

莫珂礼的糖果小铺

http://nishengshuzhifeng.lofter.com/

未知十一祭

http://jthhj305.lofter.com/

你的铃堡...

【原創】故事接龍-拂曉時分04

映海:

※與 @流草 一起玩的故事接龍


※一次字數約500~1000字之間


04


「聽說這陣子反叛軍一直在尋找我們的下落呢。」


圍在營火邊,御榽低笑著說道。


「還放出消息說,他們很需要我們。」


「什麼鬼話啊……」


一旁的夜犽有些不屑。


「不就是想把我們抓回去處分嘛?八成是要殺掉我們——」


「是啊。大概是怕我們透露反叛軍的內部消息給政府軍吧?」


御榽看著遠方天空露出的魚肚白,看向夜犽。


「我們又沒有甚麼消息能透露的……」


夜犽小聲的嘟囔著。


「但我們是逃兵啊。...

【原創】故事接龍-拂曉時分03

※與 @映海 一起玩的故事接龍。

※兩人沒有討論設定,接棒後完全靠對文意的理解續寫。

※純粹練練文筆,劇情bug請無視。

※一次字數約500~1000字之間。

>

03

反抗軍主營區內,在最外圍處矗立著一棟死灰色的平樓。這裡是犯了小錯而被罰關緊閉的兵士的地方。

雖然反抗軍也只是平民,為了能有秩序的管理及指揮,制度和政府軍同樣嚴格。

「違抗軍令卻只被罰關緊閉,上層意外地仁慈啊。」

從一排排擁擠如監獄般的房間中,其中一間傳出了御榽的聲音。

這長寬不超過三公尺的狹小房間,將會是夜犽未來十天的棲身之地。

夜犽並沒有回應御榽故作輕鬆的話語,他神色黯然地靠在牆邊,逕自喃喃道:「為什麼、要下...

【原創】故事接龍-02

……老實說她續寫的很超出我想設定的,不過因為我們是這樣的玩法,所以這也是意料之中的狀況。只是這樣要再續寫真不是普通的難。

原本在想要不要來補充補充我原先的構想,不過想想還是算了,怕故事看起來更複雜更亂。

然後,寫原創真的要耐得住寂寞呀。我是不是該開始寫同人呢?

……

算了還是繼續與寂寞對抗填我的坑吧。

映海:

※跟 @流草 一起玩的故事接龍


※一次字數約500~1000字之間


※目前故事名字未定,等定了後會更改


>


02


「夜犽,長大以後要乖乖效忠國家喔……」


「好的,爸爸!」


幼年時期的夜犽神情滿足...

【原創】故事接龍-拂曉時分01

※與 @映海 一起玩的故事接龍。

※兩人沒有討論設定,接棒後完全靠對文意的理解續寫。

※純粹練練文筆,劇情bug請無視。

※一次字數約500~1000字之間。

>

01

「砰嘎——」

爆炸聲猛地炸裂在耳旁,夜犽突然產生了身在爆炸中心的錯覺,然後因腦中自己身體支離破碎的血腥畫面嚇得顫抖了一下。

「夜犽,不要想太多,」摯友御榽在他身後大喊,下面一句話被另一陣爆炸蓋過,但夜犽沒有心力去問清楚。

這是一場接近單方面屠殺的交戰,在破敗的城市中,他們攻擊的對手裝備簡陋得不像是正規軍人,這讓夜犽不禁有些疑惑,隨即卻又馬上掐去了那點心思。

軍人是不需要那些多餘的垃圾想法的,想再多也無濟於事。軍人

偌大的和式建築、昏暗的燈光、在外走廊上奔跑的少年少女。

「○○……○○他們在哪,一直沒看到欸。」

「我不知道——前面是陰的,我們改走這裡好了……」

他們繼續向前奔跑,不時小心回頭察看,似乎有什麼追在後頭。

但到底是什麼在追著他們?他們在逃離什麼?

「……」

答案是一片空白。

時間的流逝彷彿已經靜止,印象中這裡一直是黑夜……不、太陽應該是有升起過,只是不知何時已經轉為夜晚……還是說,我記憶中的太陽是被我誤認的月亮?

和室、紙門、幽冥的月光。

房室一間間被打開,少年少女們沒有稍作停留,半晌便前往下一個房間。

與其說是在找什麼,更像是在逃避什麼的追蹤。

「——出現了!在後面!快...

放放久遠以前的一個坑


「晴葉,來外婆這裡。」

剛從國中放學回來,外婆一副嚴肅的樣子叫住我。

我將書包放著,聽話地走到外婆面前。

還以為做了什麼壞事要被罵了,卻只是被輕輕摸了頭。

「妳繼承了陰陽之血,時候已到,妳該繼承這陰陽師的職責了。當初妳媽媽就無緣,還想說沒有後代傳人真是糟糕了。」

什麼?陰陽師?是指「少●陰陽師」的那種陰陽師嗎?

「呵呵!當然不完全一樣咯!」

外婆笑了笑,像是聽見了我心中的想法。

從以前就是這樣,外婆總能猜中我在想什麼,真是太厲害了。

「乖孫啊……陰陽師是很危險、辛苦的工作,但是只要相信自己,一定能撐下去的。到時候,會有人來指導妳的。」

當時,我還聽不明白,只是疑問為何外婆要...

一個生存遊戲的故事(坑)

這是很久以前作夢夢到的,原本想寫成小說所以稍微設定了一些,但就目前的狀況來看我大概是不會寫了,就乾脆把我目前想好的打出來,算當個紀念(?)。

主角群是兩男兩女,為了敘述方便就取名A琳、B君、C紀、D彥好了(我絕對沒有想模仿終焉x栞的意思)。人物關係:A琳和C紀是好閨密;A琳和B君是一對郎才女貌的情侶,但其實C紀也是喜歡著B君的;四人是青梅竹馬,不過中途D彥搬走了,直到高中讀同間學校才再度四人齊聚,這時的D彥個性已不同於小時候,變的狂放不羈、暴躁易怒,且對任何人都是一副愛理不理的態度。

故事開始,四位只是普通高中生的主人公們突然從正常世界進入了死亡遊戲內,校園中頓時只剩下他們以及莫名出現的怪...

【三題】鳥、刀子、鮮花

一隻鳥兒撲翅落了下來,啄食著地面上的種子。

草地上的鮮花蔓延了一地,視線所及的樹林中大片大片充滿著花朵。

陽光和煦的透過樹葉間投射而下,形成一塊塊的亮光。

一陣輕風吹過,帶起草葉沙沙作聲,遠遠的,屬於少女銀鈴般的笑聲也迴盪著。

少女咯咯笑著,輕盈地於樹林裏穿梭,身後留下搖曳的鮮花。

「開心嗎?開心嗎?今天也有食物喔!」

少女對著空盪盪的樹林說話,像是回應般,又刮起了一陣微風,吹得她的長髮恣意地飄搖。

幾隻鳥兒鳴囀出聲,拍著翅膀飛落在一地鮮花上。牠們時而啄食著種子,時而輕啄鮮花的花瓣。

鳥兒小跳步的前進,直到一樣物體阻擋於前——那是一個男人的屍體。

小鳥拍拍翅膀飛去,飄落了幾根...

©流草 | Powered by LOFTER